嘉善博客
随风9309
让你在我的心湖里飞翔
个人首页管理博客
个人资料
随风9309
博主:随风9309 [GG]
称谓:同进士出身(6级)
注册:2007/10/22 20:24:07
[加为好友] [友情链接]
文章分类
我的相册
相册
上一张下一张
最新消息
最新留言
回复渔人:原先的任务已经结束了,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上。也许还会有机会再去参加考试和培训,但也仅仅是也许。

阿哥啊,最近没出国维和啊。

辟---避

大哥,你的出现让我倍感急切,你是我们现在嘉善警界民界出了名的人物,让我想近则不达、规辟则不思、无欲则假,我仅代表我路北群众个人思想对英雄的崇拜!

祝您节日快乐!ICO

中秋快乐!ICO
统计信息
日志:41篇
照片:12张
留言:44条
访问:4343人次
RSS2.0
我的文章
    今天我找一名队员谈话,讨论一些线索上的事情。谈毕,那名队员在离开我的办公室时,转过头来对我说了一句:“你是个好警察。”我被这句话雷到了。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我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愉快的笑意。当然,我可以排除他拍我马屁的嫌疑,因为就我们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无第三者在场,没有公开吹捧我的必要;我也可以排除他受了我的胁迫而说我的好话的嫌疑,因为作为一名队员,我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警察,互相之间也没有从属关系,我手中也没有掌握考评、提拔他的大权。我琢磨着这句话,感觉他可能是被我感动了。最近一个月来,我们一直在寻找线索,也抓获了很多嫌疑人,涉毒的,涉赌的,都有。除了值班就是加班,我在家里的时间很少,这些情况弟兄们都看在眼里了。想到这里,我心情一下大好。人活着,最重要的是获得认可。这个认可并非因为源于某个官方机构而显得金贵,有时候来自民间的、甚至是普通人的嘴里,更为难得。&……
查看原文┆评论(7)┆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11/22 10:43:28
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起初略有不习惯,没几天便又熟悉了。生活永远是自己的,而风景却各有各的不同。即使看过了不同的风景,也还是属于自己的风景最为赏心悦目。 那片遥远的土地已经离我而去了,曾经的兵荒马乱和险象环生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了。不必多说什么,人生的意义不会因为你说出了什么美辞佳句而增色,也不会因为你的沉默而黯然神伤。上帝始终在云端注视着我们,他不需要文件,也不需要邮件,他只需要事实。 坐了车在拥挤的街头开过,目光扫过一个又一个装饰精美的店面,一丝丝熟悉的味道逐渐弥漫开来。我生来就是这一群人之间的一员,无论是巡逻,还是搜寻线索,或者仅仅为了维护秩序,一举一动便有了意义。 晚上打开邮件时,意外地收到了好几封任务区其他国籍的同事发来的邮件,除了嘘寒问暖,还有一些回忆,以及当前的工作动态。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感动,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脸庞重又浮现出来。。。。。。记住叫得出你名字的人,也是一种美德。……
查看原文┆评论(5)┆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11/19 14:51:17
我知道神的光芒会在眼前闪现 就在落日的温度还未退去之前 一些黑色的鸟儿在空中游荡 如同被烧毁的房屋 腾起了云烟 有人背了枪走过我身边 但我没有注意到他的脸 我在等待神的光芒 如同弋多,上帝垂下来的一条锁链   我仔细谛听雨林里的声音 就在鸟儿还未归巢之前 一些风儿传播的消息越走越远 如同土著人敲击的鼓声 油彩腐蚀了真实 有船儿行进在大西洋的边缘 闪烁着的磷光,在风中轻轻地唱 我在等待神的光芒如同死亡,在那道门的另一边……
查看原文┆评论(6)┆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7/20 1:35:22
2011年7月19日。这是我在格林威尔驻地工作的最后一天了,明天我将坐飞机前往首都蒙罗维亚,完成任务的Check-Out手续。早晨离开租房时,我看了看树在院子里的五星红旗,琢磨着是不是把它带回祖国。大西洋的海风很猛烈地吹着,旗帜不时发出“呼呼”的声音。也许它会被日晒雨淋得不成样子。好吧,伙计,我会带你回家的,我们一起回家。开着那辆专车时,我突然想到,下一任Team-leader不知道会是谁,他会不会也像我这样保护和爱惜这辆尼桑Patrol车?   各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到我办公室里来提前道别。一双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依依不舍的语言不停地重复着。有人还送来了礼物,以表示纪念。我作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爽朗地笑着,挥着手说:地球这么小,我们总能再见面的;欢迎到中国来,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抽空在营地里转了几圈,最后一次欣赏那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风景,让记忆把一些些细节重新唤醒,然后编上……
查看原文┆评论(4)┆类别(业务学习)┆发表于 2011/7/20 1:08:25
2011年7月18日。清晨上起雨来了,整个大陆上阴云密布,空气潮湿得几乎拧得出水来。我躺在床上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是7点05分,窗外传来了给我们看守房子的当地人保安争吵的声音。当地人特别喜欢争吵,任何一点小事都喜欢吵上个半天,而且语调急促,配以丰富的肢体语言,完全是一副即将要打架的样子。但是不用担心,一般他们不会打架的。我翻了个身,想继续眯一会儿,但是那争吵声如敲鼓一般越发猛烈起来。我猛地坐起身来,起床了。 看到我披了毛巾到院子里的小龙头上接水刷牙,几个保安停止了争吵,向我问好。我没有作声。我反复跟他们强调,我回到租房里是希望休息的,不希望有杂七杂八的声音来干扰我。但是,每次说过后,他们照样吵个不停,而且旁若无人。因此,后天都要离开这块地方了,我也没有必要再对他们教训什么了。   一早到办公室,刚把两个关于案件统计和当地警察出勤情况的表格发送掉,隔壁军事观察员的印度尼西亚军官……
查看原文┆评论(3)┆类别(业务学习)┆发表于 2011/7/19 2:48:01
2011年7月17日上午带了斐济的老警察沿橡胶园一带巡逻,走访了几个市镇一级的警察局。当然,不要以为这名头听上去响亮,必是什么宏伟建筑,无非是路边搭个茅棚,路中央拉一条绳子,就是警察局了。每个局里顶多两三名警察,其余的都是社区警务志愿者。由于是星期天,当地人大多穿着齐整地上教堂去了。路过几座教堂,里面传来了唱诗的声音,也有在敲着非洲鼓,男女老少围成圈载歌载舞的。当地妇女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不管年纪有多大,越鲜艳越好。当地男子喜欢穿奇怪的服饰,什么样夸张的墨镜、T恤、项链、手链都有,越奇怪越好。   路过路边小摊时,发现有洋葱在卖,20利比里亚元一个,我买了四个。自从程勐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基本上没有认真地做过饭菜,往往早饭省略掉,中饭弄点榨菜或是杨庙雪菜,晚饭煎个鸡蛋浇上酱油就对付掉了。我决定今天中午必须要做个洋葱炒蛋吃了。巡逻结束后,我开车回到租房,叫保安帮我生好炉子,打了……
查看原文┆评论(4)┆类别(业务学习)┆发表于 2011/7/17 21:26:46
2011年7月16日。这将是我在Greenville驻地工作的最后一个周末了。两个斐济的和两个肯尼亚的维和警察都劝我休息休息,或者呆在住处收拾一下行装,我想了想决定仍旧继续工作。早上先去了当地警察局检查案件,那两起没有材料的案件总算有了着落,无非是当地居民在闲聊中谈到了参与选举的各个政党的缘故,有互相大打出手的,有用香烟故意烧坏对方衣服的,情节与后果也都不严重。即将来临的大选必将会发生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而我是无缘参与其中了。 10时30分带上斐济警察Edward和肯尼亚警察开车上路,沿着前往Unification市的道路,一路盘点选票点。今天天气不错,阴天,没有下雨,我们一共跑了八个点,拍了些照片,记录了路程距离,又通过巡逻车上的GPS定位系统测点了这些的经度与纬度,成果还是比较丰盛的。本来这些工作是应该有维和警察、军事观察员和加纳维和部队三个部门分工协作的,但是军事观察员的Team……
查看原文┆评论(4)┆类别(业务学习)┆发表于 2011/7/17 1:14:26
2011年7月15日8时30分到当地警察局检查案件。当地警察局这些天形势有点乱。这个警察局相当于国内的省公安厅,厅长Lloyd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至少以我的眼光来看是这样的。原先在这里担任厅长的是一个警监级别的Patrick Smith,内战前就是警察了,很有头脑和思想的一个老警察。但是由于政治方面的原因,Patrick Smith被卸职了,前来接替他的位置的是一名年纪有四十五岁的新警察Lloyd,级别相当于国内的三级警司,俗称一毛一(一杠一星)。当然,联合国是不干涉当地政府的内政的,这些人事方面的调配完全由当地人自己负责。发生这个权力变动的时候我已经担任队长了(有些人也会称这个职位为警局局长,如果把这个维和警察Team Site称作警局的话),我当时敲破脑袋也理解不了,这么重要的一个岗位,怎么能让一个资质这么浅的新警察来担任呢?而这么老的一个东西怎么就会被招进了警察队伍呢? 自从Ll……
查看原文┆评论(5)┆类别(业务学习)┆发表于 2011/7/16 1:41:12
2011年7月14日早晨,我依然是最早一个到达办公室的人。检查了一个邮件后,给Personal Office的主管人事的菲律宾籍维和女警察Cherry打了个电话。 Cherry一听到我是中国维和警察,声音立马提高了八度,一连串“你好”,“早上好”之类的中文劈面而来。据说她奶奶是中国人,家产很丰厚。她奶奶一直要这个孙女嫁一个中国人,以便于重归中国的血统,但是Cherry不答应。于是祖孙两个闹起了矛盾,她奶奶甚至公开宣布,她的个人财产将不会分给Cherry。我向她打听了整个任务结束手续的日程安排。她解释得非常详细,真让人感动。我说等结束了驻地的工作后到她办公室里去看望她,她高兴地答应了。   整理完办公室里的林林总总的文件之后,把联合国配发到我个人名下的装备也一一移交给了其他同事。眼下利比里亚大选的全民公投阶段已经正式启动,遍布整个省的64个投票点需要维和各部门视察评估。上午跟人……
查看原文┆评论(4)┆类别(业务学习)┆发表于 2011/7/15 2:04:30
7月3日格林威治时间17时30分,我和徐业带了满满两大箱生活用品,抵达利比里亚的机场。徐震前来接机,因为他的工作地就在这个机场上,他笑呵呵地问我们,月底就要回国了,带那么多东西干啥?我和徐业两个人不禁一愣:不是说可能要延长到大选结束了吗?怎么才回国探亲一次,形势就变得让人不敢相认了? 晚上我们就在首都蒙罗维亚的中国维和警察住处安顿了下来。我们的警队长赶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他高兴地说,同志们,任务就快要结束了,这个月底应该撤了。我望着满箱子的香菇、榨菜,一时不知该表现高兴还是郁闷。 7月4日上午坐飞机回到工作驻地,美国和埃及的两个军事观察员前来接我。晚上,在我住的地方一起聚餐,他们两个人带来了一大桶劣质的红酒,边吃边聊,感觉像是处了很久的朋友久别重逢的感觉。 7月12日上午,和我一起工作的中国维和警察程勐收拾了全部行李,坐飞机前往首都休假。他的假期休完,基本上也就是我们这批中国维和警察……
查看原文┆评论(5)┆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7/13 6:48:02
记得师范刚毕业那阵子,有一些摇滚乐大行其道,其中有一首歌名叫《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没有听过整首歌曲,但是这个题目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把人性中最为软弱的部分挖了来,晒在太阳底下,并贴上了“可耻的”这个标签。于是,我就一直思考这个问题:孤独的人真的是可耻的吗?孤独的人碍着谁了?孤独的人其主观恶意或客观恶果在道德和法律的层面上能做出怎样的分析?   这些思考的背后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我其实一直是孤独的。   我一直孤独地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并且习惯于在夜深人静时苦思冥想关于活着的问题。我的确活着,呼吸着,思考着,但是怎样的活着、呼吸着与思考着才是正确的?年少时,一度沉迷于“拔剑四顾茫然”和“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词句,读着这样的句子内心居然会有一种喜悦与快乐。成年了,有了女儿了,再也没有胆量品味这些诗句了,但是荆轲形单影只地前去执行刺秦任务的情景偶尔仍然会出现在……
查看原文┆评论(6)┆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6/27 10:03:45
最近一直在读原版的《教父》,感觉其中的语言运用非常灵活,赋予了最简单的词语以最形象的表达。之前读过《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书中对于犯罪现场和犯罪分子作案时的心理、动作描写入木三分,但是用词比较陈旧,句子也比较艰深一些,毕竟是一百多年前的作品,跟现在的语言有了很大的“代沟”了。 当我跟一位朋友讲起这方面的心得时,他扔给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还要继续学英语?语言只要学得差不多程度,可以跟人交流与沟通了,就不错了;然后只要借着这点优势去搞点什么名利,这才是生活的王道。 我有些惊愕。我问他为什么要去争名利。他说争了名利就有社会地位了,就会被人尊重了,就说明得到社会认可了。 我问他,社会认可了之后,又有什么好处?他说,这样自己就会感觉良好,就会觉得体现出了自己的价值。 我告诉他,其实我们是殊途同归。我对语言的学习,其实最终也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良好,然后以这种良好的感觉来肯定自己的价值;略有不同的是……
查看原文┆评论(8)┆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6/23 0:41:05
凌晨的时候,阿联酋的航班终于降落到了浦东机场的地面上。温度在二十一度左右,下着小雨,跟任务区的气候差不多。我换了制服,排队等候入境。办理入境手续的机场警察同志很惊讶地看了我一下,客气地问:先生是维和的吗?我说是的。他又朝我看了几眼。我猜想他很奇怪这个维和警察怎么能穿着制服一路飞回来。 其实我是穿给女儿看的。记得第一次回来探亲时,我出了机场站在女儿面前,她竟然认不出我来。这个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所以这次特地穿上制服,以方便她识别。领到了行李后,出了机场,人群中传来了稚气的声音:“爸爸,爸爸!”我循声望去,小家伙使劲地挥着两只手,一只手里居然还拿着一包蜜饯。“爸爸,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芒果干。”我接过蜜饯,心里热乎乎的。 家里的日子总是那么平静而安宁。父母、弟弟、弟媳都来“视察”,确认一下我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问题。母亲对我们需要延期事颇为不理解,她说一年都到了,怎么还不让人走呢?我只好跟她解释……
查看原文┆评论(5)┆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6/20 9:26:20
I surfed on the internet, and some pictures took me to the scene of a very far place, an island near my country. It was a poky, shabby, dirty place, where almost all the constructions destroyed by the nature, where more than twenty fine aircrafts damaged severely among the dust and dirt brought by the hand of God. The very familiar flags announced the place where the incident happened. And I looke……
查看原文┆评论(6)┆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3/14 2:39:36
当副警队长通知我们,长城饭店的老板遇害了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由于警队长回国休假了,因此副队长叶红负责浙江维和警队的一些事务。 凶杀时间是在当地时间2月25日晚上,凶杀地点则在长城饭店三楼老板自己的房间里。我从来没有见过老板,只知道他是中国人,在利比里亚内战期间就来这里做生意了。他所开设的饭店——长城饭店,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也是相当有知名度的,古色古香的中国传统装饰、CCTV4电视节目、色香味俱全的中国川菜,让各国人士都喜爱不已。我到那个饭店去坐过两次,因为要约见朋友,其他的地点大家都弄不明白在哪里,但是一说在长城饭店门口见面,谁都知道朝哪个方向走了。 叶红是首都Bushrod 这个Team Site 的队长,有时要兼任一个地区的Coordinator,必须得上晚班。那天晚上她正好担任Coordinator,在对讲机里听到了报案情况后,急忙赶往长城饭店,其他正在晚间值勤的中国维和警……
查看原文┆评论(7)┆类别(杂谈)┆发表于 2011/2/28 3:44:52
给我留言
您的称呼: 您还未登录 悄悄话 [插入表情符号]
验证码: